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» 都市生活 » 天命相师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天命相师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2398章 烫手山芋

《天命相师》第2379章 彼此宿命

文/鲲鹏听涛
推荐阅读: 俗人回档

这趟方丈国之行,虽然中途多有波折,又是风暴,又是迷途,但是后半段却是运气不错,不但遇到了这艘大型游轮,而且这游轮的目的地正好是方丈国。

这艘游轮上面的设施,跟之前唐丁所乘坐的小舢板,那可是天上地下。

小舢板只是一艘小木船,用的是之前的渔船改装,虽然早就不打渔了,但是闻起来,还有一股鱼腥味,鱼腥味已经渗透进木头里面了。

现在的这艘游轮,是钢铁巨轮,就算在整个瑶池仙境,这种巨轮一共也不超过三艘,就像当年的泰坦尼克号出现时那样的轰动。

毕竟瑶池仙境的造船工业没有那么发达,不过就像之前说的那样,能够乘坐这种豪华游轮的人,当然也不是普通人,因为这种环游整个瑶池仙境的活动,价值不菲,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。

所以,唐丁和所罗门王这群偷渡客,可就是这里的贫民了。但凡不是有点身份的人,肯定不会偷渡。

船老大也正是因为这事愁眉苦脸。这趟偷渡,他是彻底赔本了,不但船上的物资没了,而且船也废了。船老大是欲哭无泪,偷渡客都是苦哈哈的穷人,他知道根本要不来钱。就算有两个不像是穷人的,但是他又不敢向他们要钱,所罗门王一脸冷酷,就算不跟他说话,也随时都要杀人的模样。唐丁虽然和善,但是他一只手就能将常年被海水浸泡的船木捏出手印,这是何等样的神力?

这样的两个人,船老大哪敢跟他们要钱?

不过这艘船是他赖以糊口的家当,不要钱,意味着自己失去了饭碗,思前想后,船老大还是决定张张口试试,万一能给呢?

船老大本来准备选一个唐丁独处的机会,开口说这件事,可是被救上来的这些人,包括唐丁和所罗门王都住在一起,根本就没有单独说话的机会,船老大只能拼一把,“那个,这位先生,您有空吗现在,我必须跟您谈一谈了,你看咱们在海中遇到了风浪,我说回去,您非要这个天航行出海,我的船因为你强行出海,现在船也废弃了,这个船是我的赖以糊口的工具,您看?”

“你看什么看?你收了钱,还没把我们运到目的地,现在还来跟我们要钱,我们不跟你要钱就不错了。”所罗门王恶狠狠的说道。

“大佬,我,”

船老大不是个善于言谈之人,被所罗门王怼的一句话说不出来,唐丁笑呵呵的说道,“这事的确怪我,不过我确实是着急,没想到越着急越慢,你这船多少钱,我赔给你。”

船老大一听唐丁的话,马上精神一振,“真的吗,我这船,我,我算算,船差不多八万块,还有些乱七八糟的,”

“我给你十万,你看行吗?不过,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,需要等咱们回到蓬岛时候,再给你,你看行吗?”

“行,行,我不急。”船老大一听唐丁愿意赔偿自己,虽然要等几天,但是还是忙不迭的答应下来。

等几天就等几天,自己差的不是时间,而是钱。

听到唐丁愿意赔钱,所罗门王也不再多话,他跟唐丁在一块,本来就不是帮唐丁省钱的,而是为了看唐丁的日常行事,所罗门王想弄明白,为什么唐丁没有自己的平台,但是发展势头却这么好,自己需要学习些什么?

所罗门王现在对唐丁的感觉,并不是仇恨,甚至说仇恨根本没有,而是抱着一种羡慕和学习的态度。

所罗门王越来越发现,自己需要从唐丁身上学习的东西很多,之前他的确想杀死唐丁,后来又想拉拢他,可是越往后,所罗门王越感觉自己应该借鉴唐丁身上的能力。

一开始所罗门王因为唐丁的阵法之术,他想杀死唐丁,但是后来偶然学习唐丁的内功,这项新技能让所罗门王如获至宝,极大的提升了他的实力。再后来所罗门王又了解了精神力,这次又展现给所罗门王一个新天地,再后来所罗门王内功和精神力双修,成功的踏入了筑基,并开启了自己的修行之路。

所罗门王事后想一想,似乎自己的每一次进步,途中都有唐丁的因素。现在所罗门王虽然也有跟唐丁较量的心思,但是那全是为了自己的病,但是所罗门王又不忍心只为了自己的病而放弃唐丁这么一个宝藏,他想完整的认识下唐丁,并且让唐丁带自己见识下自己敬仰已久的阵法祖师—九天玄女。

当然了,跟唐丁该打还得打,不过两人暂时是合作。

船老大从唐丁这里得到了愿意赔偿的消息后,心情大好,“走吧,这里有酒吧,我请大家喝酒。”

船老大虽然干的不是刀头舔血的事,但是很多时候却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,有钱了就快活潇洒一番,今朝有酒今朝醉。

即便听到船老大请客,除了唐丁和所罗门王外,其余人也没大有兴趣,哦,张布是个例外。

那几人一看就是老实人,在这种豪华游轮上,拘谨的很。

既然不愿意去,船老大也就只好带着唐丁三人,再加上自己的小水手,一起去喝酒。

游轮上有专门的餐厅和酒吧,之前刚上船那会,虽然船长请大家吃了顿饱饭,不过那是人道主义伙食,跟这种酒吧的高消费没法比。

不过这些船老大并不知道,他很豪爽的叫来各种酒,白酒,啤酒,请大家畅饮。期间一直叨叨对唐丁能够答应赔偿自己十万块的感谢。

直到所罗门王吓唬他“如果你再废话,赔偿的事你爱找谁找谁”后,船老大才作罢。

到了这种场合,张布倒是最放的开的,在酒吧东窜西窜,不时把听来的消息,跟众人分享。

有了张布的分享,倒是省却了众人很多事。

张布带来了这么几个消息:这艘船的老板,是方丈国最富有的人之一,秦爱莲。

这艘船上有不少人是秦爱莲的生意伙伴,还有关照过她,或者是即将有可能关照她的方丈国官员及其她们的家属。当然了,还有一些是自费买票周游三岛的。

这一次三岛游,是秦爱莲秦首富的船运公司开张后的第一单业务,秦爱莲为此投入了不少,包括斥巨资买下的这艘钢铁豪华游轮,请来的政商两界的各路贵宾,虽然也有不少是自费买票的,但是这一趟秦爱莲根本不为赚钱。

“你们知道这一趟,秦首富还请来的谁吗?你们根本猜不到的大明星。”张布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,说道。

不过张布的神秘,却并没有为他引来应有的关注,船老大自己心情不错,喝了不少酒,已经是大半醉,他带来的水手没见过世面,这种情况下根本不敢说话。所罗门王不屑张布的卖关子,唐丁根本不关注所谓的明星。

张布见自己的关子冷了场,他也没有丝毫尴尬,“你们猜不到,我告诉你们吧,是唐诗诗,是方丈国最大牌的明星,在蓬岛和瀛洲都有极高的知名度。”

张布抛出了唐诗诗的名字,却并没有引来该有的惊讶。

“你们不会不知道唐诗诗吧?我在酒吧工作的时候,没人不认识唐诗诗的。”

唐丁拍拍张布的肩膀,“好了,喝酒吧,今天船老大请客,别辜负了他的好意。”

“不是,你们真的一点都不激动吗?唐诗诗就在我们这艘船上,我们在大海遇险,差点命丧大海,没想到上天给我了一个惊喜,让我在这里能够见到唐诗诗,你们说说,这是不是缘分?”张布兴奋的大喊大叫。

“说得好像你见到唐,唐什么来着,”

“唐诗诗。”

“哦,对,你见到了这个唐诗诗没有?”

“没有,不过我听人说,唐诗诗今天晚上会出现,不对,她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主厅,为大家献上歌舞。她是秦首富邀请的重量级明星,就是为了提升船运公司的形象。”

“行了,赶紧喝酒吧。”

“两位大哥,感谢你们陪我喝酒,我能感觉到你们都不是普通人,不过我却是个小人物,我以前在酒吧工作,后来混不下去,酒吧生意惨淡,裁员,才选择偷渡。算了,说这些干嘛,还是喝酒吧,喝完正好回去睡一觉,等晚上我一定要去看唐诗诗的演出。”

虽然张布嚷嚷着喝酒,但是酒量却不大,不一会,他也醉倒了。

在酒吧的角落里,一个一身皮衣皮裤的瘦弱青年,正坐在角落的卡座里喝酒。

而唐丁等人的到来,其实也是捡了一个稍微偏僻的卡座,而那瘦弱青年所坐的位置,正好在唐丁五人所在的卡座背面,所以刚刚张布的话,一字不漏的传到了这青年的耳中。

唐丁并没有注意这个青年,因为他并没有什么特殊,普普通通的筑基境,算是刚刚进入修行的门槛,而像他这种筑基境,在瑶池仙境里虽然不能说常见的遍地都是,但是却也有不少。

在瑶池仙境的这种环境中,给予女性的修炼资源的确很丰富,即便没有特殊的修炼法门,只要有持之以恒的耐力,也能够修炼到化劲,甚至是筑基级。

唐丁没有关注这个青年,是因为他根本不够让自己关注的层次。

“大龙头,你说实话,你到底后没后悔把我从神庙中放出来?”所罗门王笑着说道。

“后悔,后悔的肠子都快悔青了。”唐丁实话实说,“不过话说回来,王上天纵奇才,就算我不放你,你也会自己醒过来,那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“哈哈,我就知道你肯定后悔,不过说实话,我很庆幸有了你这样的对手,才让我从内劲到精神力,一路修炼到现在,老实说,我之前从没想过我重生之后,会是现在的这种人生,我一直单纯的认为自己下辈子还要开拓更大的版图,可是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做这些了,我感觉修炼才是我的目标。”

“你知道吗,虽然我到方丈国的这几个月,修炼突飞猛进,从筑基到金丹,然后从金丹到元婴,短短的两个多月,我竟然跨越了三个境界,这种修炼速度,就算在瑶池仙境恐怕也无人能及,但是我却有种紧迫感,这种紧迫感是你带给我的,即便我修炼的这么快,我还是担心追不上你,你就是我修炼的目标。”

“王上太谦虚了,我一直也不是王上的对手啊。”

“你太谦虚了,你不是我对手,怎么把我打败了?”

“天时地利人和吧,有些时候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太过侥幸。”

“一次侥幸叫侥幸,每次都侥幸,那就不叫侥幸了。”所罗门王跟唐丁碰了杯,“这也是我最感到奇怪的地方,其实我也感觉自己实力比你能高一点,但是每次都是我吃了亏。”

“所以我们现在能坐在一起喝酒,是王上是要找我寻找根源来了?”

“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

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,还是所罗门王对唐丁的防备心越来越弱,总之,这一番话,已经是近乎朋友之间的聊天了。

“唐诗诗,我爱你。”本已醉倒的张布突然挺尸般的站了起来,说了句梦话,然后又趴下继续睡。

张布恰好给唐丁和所罗门王的对话打断。

“对了,你在方丈国混的还不错,应该听说过这个唐诗诗,还有那个什么秦首富吧?”

“你在蓬岛混的更好,你不也没听说过吗?唐大龙头?说实话,我根本不关注这些,我的目标是击败你,别的我统统不感兴趣。”

听到所罗门王的内心独白,唐丁哈哈大笑,“你这么说,让我很有压力。”

“没事,我相信你不会的,别人的压力或许是压力,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,压力是最好的动力。”

所罗门王说话间,不自觉的把自己和唐丁归结于一类人当中。

“说实话,如果有可能,我还是希望得过且过,并不想把自己活的那么累。”

“不可能了,我们能够遇到彼此,是我们的宿命。”所罗门王语气坚定。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天命相师》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